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兰花俱乐部-兰花拍卖,兰花图片,兰友互动尽在中国兰花俱乐部

查看: 225|回复: 0

《诗经》与兰

[复制链接]

79

主题

79

帖子

32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1
发表于 2019-8-27 09: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jpg
周人在取代殷商之后,清醒地意识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鬼神非人实亲,惟德是依。“黍稷非馨,明德惟馨。” “民不易物,惟德繄物。”“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冯依,将在德矣。”因此,要求统治者修德,提高自身修养,以此保人民顺天意。春秋时期虽然出现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的混乱局面,但各国统治者还是比较注意品德修养,不断磨砺自己,提高品味,保持彬彬有礼的君子之风的。我们从《诗经》中可以感受到当时人们对人的品格的追求是比较趋向于高雅的。中国知识分子很早就注意以自然界的景物来在比照自己,以不断激励自己提高人格修养。在大自然各种景物中,梅、兰、竹、松柏因其不慕繁华,不与百花争春,不畏严寒,傲霜雪而独立不屈的品性,深为有德之人所看重。后世人往往把梅、兰、松、竹称为花中君子,寄寓着诗人特殊的品位和感情。《诗经》中最早出现梅、兰、竹和松柏,成为后世诗人寄寓情感品调的最主要的咏歌对象。

《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集,其中写了大量的花草,尤其对兰的描写,往往多赞美其品行高洁,处幽境而吐香,不与百花争妍。《诗经》中所描写的春秋时代的兰不同于今日的兰花,是一种长在幽谷或水边的草兰。兰草,因长在水边,又称泽兰。多年生草本,茎、叶、根皆可入药。《本草注》云:“兰草、泽兰,二物同名。”王逸注“楚辞”称“兰,香草也。”洪兴祖补注:“兰芷之类,古人皆以为佩也。”由于兰不仅有香味,暑天佩之可以驱除人身上的异味,同时,兰生长在水边泽畔,是一种喜欢清幽洁净不尚炫耀,虽处幽涧,不为人所知仍然暗自散香,有着高贵的品性。


从《诗经》来看,诗人们是很欣赏兰的,多处写到兰,甚至以兰比况人的形象和品性。如《陈风·泽陂》:“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蕳”,即兰草。在那池塘水岸坡,蒲草莲蓬生长多。那里有个美人儿,身高体大实在好。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想念好难过。这里诗人就是由泽畔的“蒲”和“蕳”想到那身材高大修长的心中所思慕的爱人的。

再如《卫风·芄兰》: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丸wán)兰”,一种兰草,又称 “萝藦”,俗称“婆婆针线包”。诗人感慨那个在自己眼中如芄兰般的青年,虽身材很美,但他却无心把我热恋,只顾自己悠闲自得,看他百般炫耀,长垂衣带风飘飘。诗人把自己喜爱的青年比作芄兰,是那样的清幽高雅,可是他并不爱自己,使诗人很伤心。
    《郑风·溱洧》:“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溱”与“洧”是郑国境内的两条河流,在城外绕山而下,水清质美。郑俗每年三月上巳节,春暖花开,杨柳飘拂的季节,男女手执兰草在岸边欢乐聚会,招魂续魄,祓(扶fú)除不祥。“蕳”,兰草。《毛传》云:“蕳,兰也。”古人所谓兰是一种香草,属菊科,和今之室栽兰花不同。《诗经》和“楚辞”中所指的“蕳”都不是今天所见的室内兰花,它是长在水边的一种香草。陆机:“蕳即兰,香草也”。兰草不仅青香幽幽,具有祛暑、化湿等药物作用,可以祛除不祥,而且兰为花中之君子,品性高洁,生于幽谷丛林,不与百花争妍,她风姿素雅,天然无华,幽香清远,淡雅宜人。

《琴操·猗兰操》中记载:“孔子自卫返鲁,隐谷之中见香兰独茂,喟然叹曰:芝兰当为王者香,今独与众草为伍”。从孔子到屈原后至历代诗人无不赞美兰之高洁。中原也形成习俗,人们于阳春季节手执兰草到郊外溪水河畔,以兰沾水洒身洁身自净祛除不祥。《宋书·礼志》引《韩诗》曰:“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草祓不祥。”祓,是祓除病气和不祥。三月正值桃花水下之时,河水弥漫,绿草如茵,春花烂漫。郑国的溱、洧两水之畔,男男女女,熙熙攘攘,手执兰草,互赠芍药,以结情好。《周礼》记载,此时“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可见三月上巳如水上祓禊乃民间风俗,此风有文记载溯自春秋战国,或者更远一些。上巳祓禊本是一种禳灾的民间活动,而官方亦不加禁止,甚至官民可以同去水边洗濯。后遂成风俗。到了魏晋时期被文人附会,而演变为风流旖旎的韵事。

《晋书·礼志》:“汉仪,季春上巳,官及百姓皆禊于东流水上,洗濯祓除去宿垢。”王羲之一篇《兰亭序》更使此风大张,上巳“曲水流殇”,遂成文人雅趣,风流韵事。每逢上已节或春和日丽之日,人们便相约到河边游玩,大家分坐在水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即取饮,并赋诗填词,彼此相乐,故称为“曲水流觞”。
11.jpg
《郑风·溱洧》篇为我们具体记载了春秋时的郑国青年男女相约于阳春三月秉执兰草,招魂续魄,祓除不祥的生动情景以及青年男女互赠勺药香花以结恩情的美好情景。“勺药”,香草名。男女于上巳节互赠勺药,以结情缘。《集传》云:“勺药,亦香草也。三月开花,芳色可爱。”《诗经》这部中国早期诗歌总集在中国文学史上之所以具有崇高的地位,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在于它不同地域的民歌不仅为我们记录下了中国古代人们美好的爱情生活,而且为我们研究古代的风俗历史提供了十分宝贵的材料。

晚于《诗经》的“楚辞”也经常提到兰。尤其是屈原的作品。仅《离骚》和《九歌》中就有二十四处之多处提到兰。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儜。”;“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余以兰为可恃兮,羌无实而容长。”;“览椒兰其若兹兮,又况揭车与江离?”(以上为《离骚》中所提到的兰)《东皇太一》:“蕙肴蒸兮兰藉,莫桂酒兮椒浆。”《云中君》:“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湘君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桂棹兮兰枻,斫冰兮积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湘夫人》:“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少司命》:“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以上为《九歌》中所提到的兰)共二十四处。可见屈原也是特别欣赏兰草品性的。《诗经》和“楚辞”对兰的欣赏深深的影响着中国知识分子的欣赏品位。
2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9-24 04:13 , Processed in 0.15853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8 备案号:湘ICP备1801786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Mxd2
客服QQ 兰花客服 640019
技术QQ 兰花客服 640019
【旺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
640019@qq.com
【地址】 中国植物学会兰花分会湘潭产学研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