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兰花俱乐部-兰花拍卖,兰花图片,兰友互动尽在中国兰花俱乐部

查看: 943|回复: 0

中国兰花 | 中国兰意象中的精神本质 / 邱春兰

[复制链接]

79

主题

79

帖子

32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1
发表于 2019-8-8 16: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兰意象中的精神本质
作者/邱春兰

《路史》中说:“尧帝之世有金道华养兰”。

《拾遗记》中说:“上古时须弥山(佛教传说中的名山)第九层有仙人种兰”。

相传在 4000年前,湖北钟祥,在汉水之滨,常闹洪灾,为了抵御洪灾,当地人们在河畔筑了三座防水高台。一次舜帝南巡就驻于此地台中,并在中台种下蕙兰。当地官员对虞舜的到来无不欢呼雀跃,并称虞舜驻过并种过兰花的高台为兰台,至今犹存。

一座兰花文化建筑物,虽是传说和神话,然而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我国兰文化与我国文化是同时起源的,而且起始之时将兰视作仙草,以致数千年来,我国人民认为中国兰非一般凡花俗草。


第二十八届兰博会刊,我在《观想心中的国兰之花》一文中曾写“以心来观照,花即是草,草即是心灵救赎与滋养的精神之花,也许这正是兰与人之间的缘情所在。”兰的精神本质赋于兰做为一个超植物性的文化符号、作为一种文化意象建筑起一种人类所需要追求的精神品格和境界;兰的欣赏从单纯的植物审美上升到精神层面的禀赋,其炽烈的精神回溯,兰的情怀与思辨相互倚重,兰的生命灵魂向度、精神旨归更为纯粹与真实,兰意象幻化至天高地远、辽阔无边。



古人所谓“养兰而养子兰”者,此之谓也。花开声息中的存在,与兰心呼应的真实、鲜活、独此因兰的懂与悲喜,养兰人因其生命与共的温度、水分、养分、光照、通风的环境,心象于兰蕙之中,从兰本态意象到心灵世界引起的同化,以兰生情,以兰寄情,以兰表情,以兰会情,由兰生情,入情于兰,兰我不分的一种饱含着本我的生存,含蕴着一种寂静欢喜之后庞大辽阔而又细密深邃的衍变,兰心盛载辽阔乾坤、温暖与光亮的精神本质的深刻,人生境界寄托在兰载体无穷的境域,以一种气度,一种风格,一种美学的格物致知的思想传达,穿透光影交错的时空,灵境的风,在兰意象的词根深处打开了幽香,兰词素在人间真实的草木恸响了风雷的词语兰坡神性地搭建着自由、美好、知性、宽容的世界,兰的物性与人的生命,同质性的精神本态,灵魂清香远溢,秋月春风、空谷独幽,兰对饮的山风,空旷的山谷,任凭忽念斯人忽言君懂,妩媚的江山里有兰,最烟火的人间里有兰,老去经年的日子里有兰,满窗月色一任兰地老天荒目光含水一任兰。




中国兰意象的精神灵魂,其本质赋写生命精神的初心,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词境去抚慰一任万物一种庞大的虚无,以饱含着不违寸心的精神开阔,呼应与契合生命情调兰化中的发现、审视、观照、生命意境“存在”的自已,境里境外,“空明的觉心,容纳着万镜,万境浸入人的生命,染上了人的性灵。”

……


灵与境,境与兰,兰与人,人与心,前世今生清晰有致。

唐•李白《赠友》“兰生不当户,别是闲庭草”。兰,安静在你的目光中,只是一棵草的流年。


唐•白居易《问友》:“种兰不种艾,兰生艾亦生”。尘封的流年里,栽种了兰,每一朵兰的意象里都有幽香。


唐•韩愈《猗兰操》“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忽略了时间的移转,不觉春夏秋冬。


宋•苏辙 《种兰》“兰生幽谷无人识,客种东轩遗我香。”春草离离,之后天空下起了雨,雨声绵密。


宋•苏轼《 题杨次公春兰》“春兰如美人,不采羞自献。时闻风露香,蓬艾深不见。”无常的,都已发生,春兰是个虚词。


元 •余同麓  《咏 兰 》“手培兰蕊两三栽,日暖风和次第天。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 蝴蝶从现实的场景中飞过,时间和事物构成缓慢的景象,在风烟之后。


元•吴海《友兰轩记》中:〝兰有三善:国香一也,幽居二也,不以无人而不芳三也〞,〝三者君子之德具矣。”兰经典核心的三点意象,有灵魂深居其中。


明• 孙克弘《兰花》“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在深喜相见的时辰任一米阳光为凭喊她兰。


明•董其昌《画兰》“绿叶青葱伴石栽,孤根不与众花开,酒阑展卷山窗下,习习香从纸上来。”  兰不说落笔三更后、归林老、夕影兰幽。


清•汪士慎《兰》“幽谷出幽兰,秋来花畹畹。与我共幽期,空山欲归远。”浮世清欢,蓦然幽微,只有兰成为真正的自已才能懂。


几经更迭,兰意象,生命的尊严、隐忍与宽容……神情、眼睛、低语、唏嘘、一人浅唱,一声渐起,一种可能,在兰的自然属性中,兰的物性已经被兰意象育化为精神符号,《易经》里“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兰蕙同心录》“一身云荡,杖履自闲,须眉皆皓,犹复痴心欲诉。”……吴恩元《兰蕙小史》:“古圣贤之与兰蕙,固不以凡卉视之矣。顾皆以其香清,性静,与众草为伍,无言自芳而珍之重之……兰蕙有灵,应有知之不尽,不如不知之慨乎?”,诸多的中国兰意象,兰作为时代精神的象征,作为自身审美心态的外在表征物,备受儒、释、道推崇,与中华民族文化血脉相连,孔子称“兰为王者之香”,“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中国人崇尚素淡、雅致、清幽、洁净的风格,推崇忠贞、廉洁、质朴、坚韧的情操,兰正是有了这种风格与情操,画者、文人心性的兰,“自有幽香似德人”;兰的内涵,积淀了民族文化心理的精神气象。

从《诗经》载兰,勾践种兰,孔子赞兰,屈原颂兰,陶潜咏兰,太宗赏兰⋯⋯兰意象不仅含有中国人品性的追求,中华语境中独特的兰意象,兰从一般的自然物象到聚集众多精神实质,成为中国文化中的经典形象。本人笔下“寒兰”“生于幽谷的山岩谷壁,可以秋风十里,可以千山暮雪;可以是遇见之前,已是深知,在寒冷的冬天,寒兰沐浴着初雪圣洁的洗礼,深情而气定神闲,寒兰允许用一个最通俗的比喻来说她冰肌玉骨,冷艳凌江;允许光线不分彼此的婉转词语无边的浮现;”冷冷寒冬,大雪纷飞,萦绕思绪的兰意象!笔定“雪兰,蕴含着尊崇的慈悲,救赎的光芒,雪兰易道三变,凤凰于飞,天空都是烈焰。”词境渲染的兰意从原型兰名意象中提炼和升华兰生命语言符号的精神内核。

中国兰意象涵盖的很多,兰人合一的精神本质在不同方面的意象中体现,人们从赏兰的过程中,逐渐深化到人间真、善,美的哲学思考和假,丑、恶的理性思辩;视角意象定位从人品角度来衡量兰品,兰花本身作为一种草本植物并不具有任何的文化内涵,无论贵贱,无论是铭品还是普草,如果不赋于她有价值取向的生命、意象情感、精神层面上的“积淀”、不能与民族文化的积累相关联,那么,兰只是兰花物种的一种客观存在。

我们在社会发展中认识兰花,喜欢兰花,种养兰花,鉴赏兰花,赞颂兰花,描绘兰花,研讨兰花,交流兰花等一列的兰事活动中创造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我们的情怀与兰产生系列共鸣,在文化自觉的视域下,兰意象衍生了中华民族特色的具有体系的国兰文化推动着兰产业发展;与此,我们弘扬和传承国兰文化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创造有创新的兰文化意象体系,因为在当今经济高速发展,人们被日益和各种欲望裹挟而不知之际,人的精神需要救赎!因为精神本质的清醒认知本身也包含兰者本身的道德,胸怀、与气量。

作者简介:邱春兰,又名杨怀荣,河南固始人,女,现居郑州,资深媒体人,中国花卉协会兰花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国内外报刊,著有《雨后蝶衣》、《似与不似》、《兰花引》获军旅青春及其它文学奖多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9-23 23:19 , Processed in 0.12910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8 备案号:湘ICP备1801786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Mxd2
客服QQ 兰花客服 640019
技术QQ 兰花客服 640019
【旺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
640019@qq.com
【地址】 中国植物学会兰花分会湘潭产学研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