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兰花俱乐部-兰花拍卖,兰花图片,兰友互动尽在中国兰花俱乐部

查看: 987|回复: 0

六代相传的艺兰世家----天韵社沈养卿家族记

[复制链接]

79

主题

79

帖子

32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1
发表于 2019-8-7 10: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807094508.jpg
按:无锡青果巷名中医沈家,从沈松年、沈养卿、沈白涛、沈云谷、沈杰艺兰六世,昆曲、古琴在沈养卿、沈白涛、沈云谷中至少传承三代,其中沈养卿、沈白涛是天韵社重要成员。
区金策在《岭海兰言》中说:“俗谚云:‘兰无三年叶,家无三代兰。’余谓培养得法,三年兰叶,可以同时并存,至兰三代则罕矣!贫富不常则保守难,嗜好不同则培植难。祖宗兼金而求,子孙敝屣而弃者,比比皆是。”历史上兰花传至三代人的并不是没有,绍兴棠棣历代相传的兰农以兰为生,代代相传。

   《兰言述略》中说:“余姚于嘉庆间始,独得种治之法,转相传授,现以有三十多家。”我们以“嘉庆间始”计算,至今已是200年了。远的不说,民国年间的诸涨富,其子诸水亭,其孙华泉、建平、建庆三代相传,已为近代植兰高手。此是以兰为生之三代相传。

    以兰修身养性而三代世传之家的确很少,张光照在《兴兰谱略》中说:“张子祖父灌兰,及身三代,谨护先人手泽。”又说:“吾终年蓄兰,亦有佳种,不敢以此牟利,故老而逾贫。”此是“以兰为命者也”,可见艺兰目的之不同。无锡地区六代相传的艺世-----沈家,世所罕见。提到无锡的沈姓艺兰家,很多兰人会联想到沈渊如。沈渊如是解放前后无锡的艺兰大家,我们曾经介绍过。此处所言的沈家并非指沈渊如家,而是沈养卿家,虽为同姓,但不是至亲。我在《兰蕙小志.析》一文中简单地介绍过沈养卿先生:“据1926年3月13日和15日《锡报》载,昆曲伴奏之乐器笛被称之为沈养卿笛,即是以社友沈养卿名发表的。”他与杨干卿,荣文卿为同时代人,艺兰要早于沈渊如。根据《沈氏宗谱》记载,沈养卿生于清光绪十年,即公元1884年;沈渊如出生于1905年,比沈养卿小21岁。1925年沈渊如开始艺兰,此时沈养卿在兰界已经成名。沈渊如艺兰并无承前继后的记载;沈养卿家已是祖传三代。

此事还得从头说起。

    沈养卿先生的长子沈白涛先生,曾以日记的方式留下了一部《兰蕙备忘录》,他在[序]的开言中说:“余家艺兰成癖,自曾祖松年公始即爱兰蕙。公生平勤俭,素尚节约,以未见花担为其购买之所,精心选择,冀得佳种为幸。并有限度,不越二十盆,多则恐有荒废。其谨慎如此。”又言:“祖父鑑斋公,继曾祖遗风,亦嗜兰蕙。”继言:“先父养卿公,则较祖父为胜。所交者皆艺兰名流;培植者多古老名种,最盛时期,至近二百盆。每届花期,满室芬芳。”根据《沈氏宗谱》《兰蕙备忘录.序》的记载,我们可以列出沈养卿家祖艺兰的历史:

    沈松年(沈养卿祖父)生于清道光初年,为沈家十一世。他的艺兰时间集中在道咸年间,如果按照其长子沈鑑斋出生时日(1843年)计算,沈松年艺兰距今已是150余年。《兰蕙备忘录.序》中记载了他选择兰花是从“花担”中精心挑选,而且“不越二十盆。”“曾祖曾得兰,有色俏,外三瓣短阔,蚌壳捧,大舌之荷花一,每届北禅寺古祠山尊神诞辰,年年供奉神前,咸称名花,脍炙人口。蕙有绿花,三瓣短阔,蚕蛾捧,如意舌,肩平干细之小荷花;以及春兰紧边,放角收根,蚌壳捧心,肩平之素心;又蕙三瓣阔大,肩平干长之超瓣花,其名之曰:“大白”等。皆不可多得之佳种也。”北禅寺在无锡城北,与南禅寺遥相呼应,宋仁宗曾赐名“寿圣禅院”。“祠山尊神诞辰”是指纪念西汉治水张勃,唐宋以来被尊为“祠山大帝”、“祠山真君”、“祠山菩萨”等,通常举行跳幡神等活动,非常热闹。时间通常为每年农历二月初八,此时正是春兰放花的时节,沈松年选育的“色俏,外三瓣短阔,蚌壳捧,大舌之荷花”作为年年供奉,可见此种甚佳,惜不见传。

    沈鑑斋为沈松年的长子,名秉铨,字鑑斋,1843年---1899年。“专心研究种植方法,著有《兰蕙调藏法》,综其概要,处处合乎简单朴素,种种可称经济节约。所费少而收获大,至根叶茂盛,年年有花。非有精湛丰富之经验,焉能臻此成就。历尽甘苦,始有心得之著述也。”沈鑑斋在继承沈松年艺兰的基础上,历尽甘苦,著有《兰蕙调藏法》书稿。沈白涛先生想必见到过此书稿,或听其父沈养卿介绍过,否则沈白涛不会将书名与大至内容记载下来。可惜今人无由得见,甚为遗憾。

    沈养卿为沈鑑斋长子,名宗浩,字养卿,1884年---1956年。《兰蕙备忘录.序》的记载“先父养卿公,则较祖父为胜。所交者皆艺兰名流;培植者多古老名种。最盛时期,至近二百盆。每届花期,满室芬芳。好绍兴兰客,数十年恒居于余家,不取房金,并供炊事,终不厌其人多而畏于麻烦也。年七十余种植翻盆等,犹不假人手。但经两次严冻,全枯者居其大半,因此渐渐减少。根叶衰败者,亦复不鲜。故及归道山时,所遗无多矣。”沈家艺兰到沈养卿这一代,可谓鼎盛时期,名种收集达二百盆。兰界所交往的也多是艺兰名家,远的不说,无锡地区清末民初的杨六笙,与沈养卿同代的荣文卿、杨干卿、张伯揆、施蔼人、曹子瑜、江涵秋、张子卿等,以及后来的蒋东孚、蒋瑾怀、沈渊如、陆子容、曹子瑜、赵文俊、卫机平、庄衍生、张旋元、刘士敏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正是无锡地区兰事兴盛时期,兰家众多,每年筹办兰展,影响深远,无锡旧时报刊中多有报导。沈养卿当时所培养的二百盆品种,按照沈白涛的记载,多是古老名种。据我核对,1936年3月17日,沈养卿曾携“绿英”参加了无锡公园举办的春兰展;1937年4月25日,沈养卿曾携“江南新极品”、“仙蝶”参加了无锡公园举办的蕙花展。这些在历史上是有些记载的。沈养卿艺兰并不是以兰为生计,按照《沈氏家谱》记载,他是“接授祖传伤科、针灸为业,”开诊所,是无锡的一代名医。沈达中先生曾师从沈养卿先生学医,后来也加入[天韵社],他在《沈养卿先生传略》中说:“儒医世家,秉赋颖悟,幼承家学。”“尤擅针灸内儿诸门,独具心得,应手见效,遐迩闻名,笃性颇廉,介不尚时假,贫病求治,辄不计酬,豪门权贵,则深恶痛绝,解放前劣绅钱某依附国民党反动头子汤恩伯,煊赫一时,曾饬役赉金邀诊,当遭先生呵斥:吾岂为汝铜臭折腰耶!时人称颂,传为佳话,质高洁如此。”沈养卿秉性刚烈、果敢,多才多艺,是梁溪著名收藏家和鉴赏家,古玩字画数量颇多,尤其是字画。他的学生众多,连上海的大户人家也将女儿送来无锡拜师等,学生弟子多达20多位。在沈养卿一代也是家族财力最鼎盛的时期。他除了主业医师以外,生平有两大爱好,一是昆曲,是无锡昆曲[天韵社]的主要成员。《沈养卿先生传略》中说:“先生雅谙音律,丝竹古琴,无不娴熟,酷嗜昆曲。春秋佳日,高朋满座,觞咏达日,堪称韵事”;二是艺兰,当时住在无锡水獭桥老宅(地址在无锡南门中市桥附近,面积颇大,占地一亩三分八),“爱兰成癖,盆栽满园,耕耘其间,怡然自得,故额其室曰[耕兰草堂]。”辟出四间房屋,备留于每年10月开始的绍兴兰客来锡售花居住之用,并提供歺饮。三代(沈养卿、沈白涛、沈云谷)均如此,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文革前)。这种无偿提供宿食的方便之处,再于能选择到第一手好兰,按品论价。这些将在沈白涛一节里还会提到。沈养卿植兰从不假他人之手,年愈古稀也是如此。可惜到“归道山时”,所遗名种极少,其间主要是经历两次大冻。无锡地区的冬季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上2.8度左右,兰蕙稍加遮护,正常过冬是没有多大伤害的,但是遇到大冻之年,温度过低,持续时间较长,兰蕙难免受害。这与山中自然生长的兰蕙是有所不同的,山中有地气调节,又有枯草遮盖,多数兰蕙均能平安过冬。盆栽之兰多直接与空气相接,短时低温尚能抵御,时间一长,根系难免冻害,冻一根枯一根。历史上无锡地区大冻的年份,我没有去详细核查,但是历史上江浙地区受到大冻之害的兰蕙也曾有过记载。“前清光绪壬辰”之年即历史中所称“大冻”之年(公元1892年)。吴恩元在[纪事]中说:“光绪壬辰冬十一月,严寒旬余”。郑同梅《莳兰实验》载:“余在壬辰春始酷爱兰,适是年冬寒冽异常,河道冰坚,不通往来,有五六日。”“冯君虞臣来顾,语及此,渠大赞叹,因各处冻萎,计价值不下十余万金。”2009年元月23、24日,江浙地区出现寒流,上海、杭州等地气温降到摄氏零下5度,南京地区降到摄氏零下9度,这次寒流时间短,一天左右过去了,倘若连续五六日,那就是一场大冻了。不过现今兰人多数已将兰蕙入室,并有加温设备,受到冻害的很少了。沈养卿的二百余盆兰花曾经历两次大冻,枯萎的情形可想而知。兰蕙受到大冻之害的也并不是沈养卿一家,庄衍生等无锡一些著名兰家的兰蕙也曾受过大冻之害。沈养卿所选出的名种兰蕙,到沈白涛接手时已是很少了。

    沈家艺兰到沈养卿这一代已是第三代了,艺兰并没有停止,我们接着往下介绍。

    沈白涛为沈养卿长子,又称沈伯陶,字菊菴,1910年---1964年。“余近随先父培植兰蕙,种种方法,悉收于眼底,藏于脑中。但因先父需亲自动手,而余则未获尝试也,自一九五七年春(丁酉)开始种植,悉按先父遗法,并略增老花数盆。而余喜植新种,因兰客寄居我家,在便于选择之优先条件下,五年内得新种十余,春兰居多,尤以兰之水仙素、蕙之荷花素,最为惬意,由是兴趣百倍,日夜留意,视兰蕙为知己。虽年来多病,而未尚疏忽也。又承邹先生(此处名字且隐去)之助,赠名贵兰蕙数种,昔先父未曾种过者,或价值较昂者,因此则可谓又胜于先父矣。”沈白涛承袭祖业,钻研医技,在前人的基础上,1956年创立《针炙取穴图》四幅,1958年正式出版。沈达中先生在《沈养卿先生传略》中说:“哲嗣伯涛,克绍箕裘,工书善画。著有诊灸图行世。”沈白涛先生个性内向、谦逊随和,为人处世厚道腼腆,做事细心,悟性极高,毅力、韧劲实足。是近代梁溪著名画家之一,有作品传世,他的画作[游湖屏轴]现保存在上海朵云轩。与无锡著名画家秦古楼先生交往甚密,有沈白涛写生兰花秦古楼补盆添景的合笔画作多幅。绘有长达近20米的[临摹王石谷山水画手卷]精品。被称为艺术家、收藏家。他也是一位艺兰家,原老宅中辟出的四间房仍然留作兰客食宿,免费招待,最多时集聚售花兰客十余人。我们从他的《兰蕙备忘录》中可以看出,交往最多的有刘张富(张富、长富)、刘兆德(刘绍德)、钱金水(刘张富之婿)、刘掌金(刘长金)等,他们多是绍兴棠棣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刘张富已八十高龄,他说他家祖祖辈辈采兰、养兰、卖兰(见《绍兴兰文化》)。沈白涛艺兰是受其父沈养卿先生耳濡目染,直到1957年47岁时开始亲手种植,5年间选出佳种十余品,其中最有名气的有春兰水仙素与蕙花的荷花素。历史上留存下来的春兰水仙素惟有一品---“蔡仙素”,沈白涛选出的这品水仙纯素初始命名为“残雪”,后来正式定名为“春雷”,寓意深远,“如惊人之霹雳”,可贵之极。沈杰先生将花照发给我,看花形软蚕蛾捧,雪白刘海舌,主瓣上挺端遮,两萼收根细、圆头,“宀”字肩。花形与现今“知足素梅”有些相似,“知足素梅”不是纯素;“春雷”却是一品纯素。蕙花的荷花素被命名为“雪鸥”,取其白鸥飞翔之形态。关于“雪鸥”,沈氏父子《兰花》《中国兰艺三百问》中有些介绍,但并不完整。“春雷”、“雪鸥”这两品旷世之佳种将在专章里介绍,此处不再赘言。沈白涛收集的新品珍种,例如春兰“怀春”、“翠鸢”、“环翠”、“醉春”等,留下花照;还有“三友”、“晓莲”、“新素”两种、“新梅”、“新荷”(橄榄瓣)、“蝴蝶”、“新荷”、“新水仙”、“无名荷花水仙”、“双蕊水仙”、“金边艺草”等。老种春蕙沈白涛也培植一些,沈养卿先生留存下来一少部分;邹某某赠与一些(邹某某此人,沈家后人不愿提及。据我了解邹某某是个资本家,购置名种装饰门面而已,又不详其道,草多枯萎。当初将淹淹一息的七盆兰蕙赠与沈白涛,赠与一事沈白涛在他的《兰蕙备忘录》中记载得非常清楚。沈白涛先生故去后,邹某某跑到沈家说是寄养的,从沈家搬走已养成大壮之草的七盆兰蕙)。与沈白涛兰艺交往的人有沈渊如、蒋瑾怀、庄衍生、朱念慈、陆鼎铭、陆心栽、唐猛千、杨荫浏、吴伟成、华海初之子、周义兴、隆贤和尚等人,沈渊如已经多次介绍过;蒋瑾怀选出蕙花“瑾梅”、“文华仙”、“秦淮绿荷”,他还是一位著名收藏家;朱念慈是位艺兰家,1915年上海张讲之得到“解佩梅”后,最先分种给惠雨亭与朱念慈;庄衍生是位医师,开过诊所,曾选出轰动一时的蕙花“逸品”。1937年4月,携“江南新极品”、“楼梅”参加过无锡地区蕙花展。1938年庄衍生的兰蕙多数毁于兵燹;陆鼎铭,1923年生,原名陆观,梁溪画家,喜艺兰;陆心栽曾选出蕙花“绿冠荷”;华海初,名文汇,清末无锡著名画家;隆贤和尚俗姓汪名智云,无锡东湖荡人士,曾培育过“江南”、“崔梅”、“楼梅”、“关顶”、“团子大荷”、“大一品”等,2006年1月8日仙逝,享年87岁;杨荫浏先生还要多言几句,他与沈养卿先生都是[天韵社]会员,专音律,阿炳的二胡《二泉映月》原曲就是他录制下来的。1950年他与曹安和教授从中央音乐学院来无锡为阿炳演奏录音,祝世匡老先生也在场。录音后,杨荫浏先生问:有曲名吗?阿炳说没有,我常在惠山泉庭上拉。杨荫浏先生说:就叫《二泉》吧!祝世匡先生说:是不是可以称它为《二泉印月》呢?杨荫浏先生说:我们无锡有个映山河,就叫它《二泉映月》吧。阿炳也表示赞同。于是,《二泉映月》的曲名就这样定了下来。沈白涛与杨荫浏先生的交往也是深厚的,他曾从沈白涛处带走一些兰花在北京培植,1963年春天,杨荫浏先生从北京图书馆借来《第一香笔记》,用照片摄成一册,计四十六帧。至今沈家保存完好。沈白涛培植过一些春兰蕙花的老种,例如后来的无锡医师强士奎的蕙花“天锡梅”,来源于沈白涛;他曾用两只大盆从沈渊如处换来五苗“金岙素”,又用“金岙素”从朱念慈那里交换来“雪鸥”;从沈渊如处交换得来蕙花“小塘”(荡字);还有“端梅”、“关顶”、“瞿梅”(这个“瞿梅”很可能是《兰蕙小史》中记载的“衢梅”)、“江南新极品”、“庆华梅”、“金岙素”、“楼梅”、“崔梅”、“上海梅”、失去名称的老种蕙花等。春兰中“宋梅”、“新素荷”、“汪字”、“西神梅”、“文团素”、“郑同荷”、“龙字”、“月珮”、“寰球荷鼎”、“翠盖荷”、“天兴梅”、“绿云”、“绿英”、“松鹤素”(云谷素)等等。沈白涛痴兰如命,始终如一,其子沈云谷在《兰蕙补序》记载,1962年9月,已发现沈白涛患有胃癌的可能,疼痛不堪。1963年9月,仍然抱病与隆贤和尚、沈渊如三人赴常熟赏兰会友,拜会钱云程先生,“并购回常熟子游泥,以全部蕙花洗根翻盆,且曾在同年收集露水浇兰。”然而仅过了五个月在1964年2月6日告别了他心爱的兰花,享年仅54岁。 沈云谷为沈白涛哲嗣,字钧大,1936年出生,现今已72高龄了。沈白涛在1961年《兰蕙备忘录.序》中说:“子云谷亦喜兰蕙,时时协助,搬运花盆,建立棚架等,依依相随,处处从命,又一代之后继者在焉,快矣哉。吾家前后相续,五世好兰蕙矣。”沈云谷在《兰蕙补序》中说:“余平素亦极喜兰蕙矣,故在今春(注:1964年)重整家园,修建棚架,翻修盆石等等,愿兰蕙繁殖,蒸蒸直上也。”沈云谷也是极喜兰蕙之人,随父艺兰多年,艺兰之法早已烂熟心中。承接先辈二十余种精品,谨护先人之手泽,精心料理。续写先父留下的《兰蕙备忘录》,例如春兰“翠鸢”中记载:“1964年3月6日,用旧泥加人中白翻盆,并换入盆中。”“1966年3月2日,用宜兴新泥(价3.15元/担)翻盆。”“怀春”中记载:“1964年3月6日,用旧泥加人中白翻盆(存草3叶长约1---2寸)。”“醉春”中记载:“1964年3月8日,用人中白,修盆面。”“1966年3月24日,用宜兴新泥翻盆。”“春蕾”中记载:“1964年3月初,产花蕊一只。”“已交换沈渊如,1964年4月初。”“1966年3月17日,用宜兴新泥翻盆,两盆。”等等。文中提到人中白,又称坑砂,是取年久的尿壶、便桶等内面沉结的尿垢,除去杂质,晒干。可入药,清热降火;止血化瘀。老兰人多用此物为兰花施肥。众所周知,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养花种草与封资修结合起来,兰花遭遇史上最大的一次劫难。沈云谷先生为了保护好先辈留下的稀世珍品,饭不思,寝不安,想尽各种办法最终还是不能幸免,1968年12月,一群红卫兵闯入家中,不分青红皂白,剪的剪,砸的砸,惨不忍睹,可怜几代名种,毁于一旦。沈云谷先生仰望苍天,悲痛欲绝,祖辈的心血倾于自已的眼前。痛定思痛,痛更痛,他立誓,今生不再艺兰,并将自已的儿子沈兰峰更名沈杰。这是一种无助的抗争,是对这种社会现象的无声控诉。沈兰峰既沈杰1961年出生时,祖父沈白涛为他起的名字,期望他的这一代在兰艺方面再创高峰。文化大革命以后,沈云谷先生虽然种些花花草草,但兰花离沈家似乎已渐渐远去。

     沈杰先生是沈云谷之子,1961年出生。职业摄影师、摄影器材行家、转战商海、立业成家、娶妻生子,是世代轮回的窠臼,谁也摆脱不掉的宿命。沈杰先生空闲之时,望着老宅中父亲培植的西洋大鹃、茶花、五针松、水石盆景、仙人球,儿时常听家人叙说的祖上养兰盛况,往事如烟;老宅虽已不复存在,灯红酒绿掩不掉尘封的记忆;凝视着家祖留传下来的[耕兰草堂]大匾,世世代代艺兰的血脉在冥冥中呼唤;研读祖父以日记方式留下了的《兰蕙备忘录》,兰花的芳香、无私、高洁的品德熏陶着灵魂;祖父所拍照的兰花倩影、描绘的兰画,在他的心中栩栩如生。他决计将祖辈艺兰的传统延续下去,他将南向的书房改做兰房,收集历史老种几十盆,也收集部分新老种。探索种植方法,学习古谱兰著。千山万水从头迈。衷心地祝愿沈杰先生,能完成祖辈的心愿,在艺兰与兰艺的道路上,勇攀高峰,再铸辉煌。

    六世艺兰,草草地记载在这里,拙笔陋词,道不尽沈家祖辈兰事,惭愧也。但是,沈家兰花的馨香和精神,将在兰人心中永驻。我们也企盼沈白涛先生的《兰蕙备忘录》(兰花日记)早日付梓,惠及天下兰人。

               此文发表在2009年第3期(总第4期)《国兰》杂志上 副标为编者加

2.jpg

1922年青果巷沈家,后排左四为沈养卿


3.jpg 沈养卿 5.jpg
1948年时的沈白涛
6.jpg
1948年时的沈白涛之子沈云谷
7.jpg
六十年代初沈白涛与沈杰
8.jpg
青果巷耕兰草堂的园子
9.jpg
天韵社成员在沈家的合影
10.jpg 11.jpg
杨荫浏在北京翻拍后送给沈白涛的古籍《第一香笔记》
12.jpg
与沈家后裔沈杰、沈洁兄妹合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9-9-23 23:43 , Processed in 0.18789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8 备案号:湘ICP备1801786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Mxd2
客服QQ 兰花客服 640019
技术QQ 兰花客服 640019
【旺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
640019@qq.com
【地址】 中国植物学会兰花分会湘潭产学研中心